欢迎您登录东升工作室

网站首页 > 教学感悟 > 正文

语文教学研究的科学化在哪里?

sqzxadmin 2019/5/22 0:10:39 点击789次


一元化的思维会令我们的思想出现摇摆。语文是科学的,也是人文的。就学科本质而言,语文是文化现象,偏于关注社会和人生,是人文的;可是在语文学科教学,又需要实现课程功能,追求学习的高效与塑造高品质的人才,这无疑是需要讲究一点“科学”的。

语文课程建设与实施,其科学研究方面存在短板。例如,就教学内容而言,这确定一门学科教什么,是奠基工程。然而语文教学长期以来,纠结于此,说不清楚要教什么。我们所呈现给学生的所谓内容是一篇一篇并不具备学习连贯性的课文。课文本身不是教学内容,而是知识的容器。所以,语文教学实际转化为从课文容器里提取知识的过程。由此看,语文学习类似于“发现”知识——把学生带入语境里,这主要是课文所确定的,然后引导学生发现其有价值的学习内容。由此我们会罗列出以下所谓知识:字、词、句、语、修、逻、文。这七个层面的知识,在具体课文里,有所不同;教师就是要从中选择自己所要教的内容。作为当事者——语文教师,最需要的是,要确定我教什么。我们会发现,在教材无法给他呈现具体知识时,他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是——听课,从有经验的老教师那里直接获取教学知识;或者通过集体备课,同头的教师采取统一化教学,尤其在内容选择上也就一致了;或者从考试角度分析看过去考过什么,以考定教。实际教学大致如此。

先不要举起大棒,为语文教学内容的不确定性,给学科研究一个打击。这种不确定性与母语学习环境带来的学习起点不同,学习需求分散,以及认知上的多元化发展有具体关系。说白了,如果我们聚焦在明确的学习内容,例如是某一个词语的学习,则这个确定的内容并不是全体学生一致化的学习需求。某一些同学的学习难点,在另一部分学生则是他掌握的知识。所以,我们看到在教学中,通用的学习策略是经验分享:针对同一的学习内容,让会的学生教不会的,从而实现认知上的同步。考试也需要统一内容和标准。于是科举时代,要固化考试内容,而且明确要代圣人言,也就是要统一思想标准。圣人到底怎么想,学生无法直接问询,所以教师就在教学中充任了转述人。教师的教学权威,以及他通常采用的灌输方式,也就顺理成章了。

这么看,语文学习内容上的不确定性,有其必然性,也在学科教学历史上,采取了很多措施来弥补所产生的负面效果。

我们今天重新把这个问题提出来,是基于教育科学已经有了长足进步,用来解决语文学习中诸多老问题,可以找到新的办法。这个思维方法就是科学。我重复这个想法——语文教学要奠定科学发展的基础,不要总是重复传统经验式教学模式。

目前语文教学研究,在实践层面,我们的思维主要停留在第一层面。还是用“教什么”的研究来说明。例如说字词。我们的习惯做法就是找出重要的字词,进行识记。我们把这个叫做抓落实。这里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谁来找出学习字词?为什么确定这一批字词而不是其他?这些字词是在特定语境里的,怎么学习这些字词呢?

先看第一个问题:谁来找出字词?有几个选择:一是教师呈现出字词,同学们集体学习;二是学生分别找出学习字词,同伴在交流中学习;三是用询问的办法,学生提出识记或理解上有问题的字词,集体学习。第一种做法,发挥了教师的作用,教学的预设比较突出。这就意味着,教师提供的学习字词是基于学生词语库存构建中所需要的,也就是说教学的计划性非常突出。在学习基础阶段,字词学习地位重要的情况下,教师提出的做法较为常用。第三种做法兼顾了学生学习的差异性,各自提出学习内容,在集体学习中解决问题。这个学习过程比较节约时间,多用于字词难度不大,学习字词容量较小的情况下。第二种做法就是居中的选择方式。兼顾了教师与学生的需求,目前在教学中最为常见。

第二个问题是:一节课的学习内容的选择具有多样性,为什么选取这个结果?我们需要思考的是,选择学习内容是不是有一定的原则。科学的选择一定是要恪守基本原则的。要考虑几点:一是,语文词汇积累的需要。名词性的和动词性词语,在学生早期认知中,较多呈现。他在生活里看到什么事物,就会问:这是什么?还会问:你干什么?由此积累了一些名词和动词。可是在后期语言发展中,他要进行词汇的组织,也就是要造句。如此需要建立名词、动词与定状补的成分的联系。这个阶段所缺少的是修饰性词语的学习。可见,发展较为高级的语言,在中学阶段需要补偿的大多是用于精确表达和形象表达的形容词、副词、代词等。二是,学生认知的基础。在不同的年龄阶段,学生识记材料中的词汇累积是不同的。某些词语在语言发展的高级阶段,才会出现,因而具有专业性或冷僻的特点。例如,很多成语,背后带有典故,有文化韵味,学生在较早的语文学习中缺乏文化积累,学习这一类词语就有难度。三是,在学生认知上词语复现是有规律的。一篇课文里出现的词语,或许在另一篇课文里还会出现。如此要考虑前后学习的语境,做出取舍——是不是此时重点学习这个词为好?学习是客观存在逻辑性的,合理的教学要考虑一个词语在学生语言发展中是不是有价值。

其他问题不再展开说了。在前面两个问题的分析中,我们可以发现,所谓科学思维,就是要破开第一层知识的表皮,深入下去探寻更多的规律,由此让教学安排更加合理有效。我们所说的科学研究不足,主要指的是,语文科的教学研究在表层后面的应用性研究非常薄弱。在如上分析中我们也会明白,语文教学研究的深化,主要依靠的是教师研究,即教师在教学实施中,需要结合具体的需要和问题,探寻解决问题的策略和方法。过去我一度希望,在学科本体知构建上,或许可以采取专家公关的方式解决。现在看来,语文学科教学研究深入之后,就会看到很多毛细血管,非常复杂。这不是某一个,某一批人可以解决的。只有大众教师,在教学实践中,自己去思考,解决现实的,细小的问题,才可以推进学科教学研究的深入。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