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录东升工作室

网站首页 > 教学感悟 > 正文

说说汉语言的特点

sqzxadmin 2019/5/22 0:21:24 点击753次


汉语言的三个特点——象形字书写、表达上的简洁,以及艺术要求上的含蓄,其实都是文化环境所造就的。

其原因很简单。语言是一种被约定俗成的,为大众普遍应用的交际工具。具体说说:

其一,象形。

人类初期语言都是形象的。这与语言产生于绘画,进行初级表意有关系。描绘出来的生活“图像”繁复,不好写,因而表意文字不是什么便利的语言呈现形式。

在语言发展中,这种象形文字逐步演变为抽象化的符号,最后归结在数十个拼音字母,采取了表音的办法。多数语言如此。汉字,成为语言发展中的“活化石”,它没有发展成为字母文字。

这与其所处环境有关系。中华民族形成之后,确立了文化中心,文字这个载体,所承载的文化,很快就辐射到其他地方。文化的优越感,连带发展出本地人对于这个古老文字的崇拜。于是在文化输出的同时,文字也输出了,至今在日本和朝鲜文字里,可以找到汉字。就语言应用看,在口语上,它是多变的,而在文字应用上,它要求稳定。这也是语言应用的特质。在一个庞大区域与人口的帝国,要求统一语音,这很难。其实,在现代中国之前,没有一个王朝可以做到统一语音,于是文字表音的基础条件不具备。假如选择这条语言发展道路,则文字就会裂变出若干种,直接影响到统一文化,以及统一的国体。这自然是为当时的国家政治所不容的。所以,我说,采取表意文字恰是爱国和要你爱国的表现。

在人类社会发展初期,血缘是聚敛人群的方式,在大人群管理上,血缘的人际联系就不足了,于是宗教因应而生。中国人选择了另外方式——就是文化,以及统一的文字。

其二,简洁。

在表达上,汉字简洁。这是我们感觉很骄傲的。简洁,与抒写的繁复直接相关。表达一个意思,要画出一幅画,这是不容易的,而且要专门懂得的人来画。文字的应用专业化,由此文字书写走向了艺术化,而且要写得很慢。这个难度,造成了汉字写出来要费思量,不容易。简洁的书写,还与书写材料的匮乏有关系。

还要看到中国文字书写,在初期以甲骨、青铜、石碑、竹简书写,其实不是“写”,是刻写,是塑造。一个字落在材料上面,要下功夫,很不容易,自然要字斟句酌。节约文字,其实就是节约经济成本。中国有两个成语——“汗牛充栋”和“韦编三绝”,前者说明运送书籍不容易,几万字的东西,要堆积一屋子,若运送出去则会让牛拉车都出一身的汗;后者说读书也不容易,竹简翻阅,连牛皮绳都会磨断。进而,你想这些汉字书写起来,是不是更费劳力。

汉字表达上的简洁,还与贵族化的应用有关系。汉语言,在文字表达上体现为“文雅”,与贵族化应用有关系。同样是记录一个人在日常生活里的口语化表达,几乎同时代的孔子和亚里士多德的说话就大不一样。在中国有孔子的言论集子叫做《论语》,这是个薄册子,文字很节约。也就是说,在文字记录中不是如实的,而是进行了文字转化——把口语表达转化为了严谨的书面语——我们今天叫做文言文——文言文,是教育和官场用语,是一种特殊表达,与老百姓生活里说话很不一样——也有人称为“拽文”,在孔乙己的嘴里就是“之乎者也”。亚里士多德与他的老师苏格拉底,都是演说家,在民主议事的大广场要发表演说。后来人记录时,采取了口语记录的方式,所以没有经历所谓雅文化的改造,因而其文字的容量是巨大的,几百万字(音节)的东西可以留下来。

其三,含蓄。

这是汉语言在文学化表达上最为我们感到自豪的。即说话不直接,绕一个小圈子,显得有礼貌,有分寸。这一点再发展,影响到民族习惯和性格。话说半分,意思不说明了,或许与文化传统有关系。仅就文字而言,在简约的文字里,要放下一个意思,一定要过滤掉句子的修饰成分,即保留下关键词语,主谓宾而已。句子中的定语、状语和补语很少,即语言表达上的精细化严重不足。

这本来是个缺点,一般而言,在应用中出现问题,一定引发文字上的演变,即需要往积极方面变化。可是汉语言在书面表达上的局限性出现之后,并没有发生这个演变,一定有另外的原因——这么想一下——把话不说透,要人有空间去思考,各得滋味——明白的,心里也就知道了;而不明白的,也不需要你明白——这么做,最大的好处是什么——在所谓讲究文字的那个群体——文人集团,在政治场合的表达时,有较大的回旋余地。要看到,当时的封建政治,采取了言论控制的方式。话说半分,留下几分,给听的人去想明白。这算语言智慧。

这种表达,更多应用体现在文学作品。于是,当文人通常在正式场合下的语言表达,转化一个空间,有了他的隐私性话语权的时候,即需要融入他的个人化的思想情感,便发现增加了一个优势——用最少的文字,给予了作品最大的审美空间。在中国文学作品里,总是以最少的显著意义,而掩埋下最为丰富的潜在意义。没有一点智慧的人,你还真是读不懂作者心里的话。

最大的艺术成果是诗歌,文字最少,可是容下的作者的心里话极为丰富——说说风雨,这个自然界的寻常物,总是潜藏着意蕴,为政治风雨的隐喻;风花雪月,尽管凄美柔情,可是与作者的不甘于沉沦的人生也有关联。其他的情形,这里也不说透了,供大家联想。

含蓄,在艺术上造就了中国古代文学的辉煌。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